月恋影

【美错】李仲久×崔英佑 6

英佑不是一个认命的人,但他知道这次是逃不过了。
在持续发情的几天里,他被李仲久强行标记了一次又一次,自己也在一波波高潮中沦陷。错过了服用避孕药的最佳时间,英佑的生殖腔很快就要发挥用途了。
等英佑彻底恢复平静,李仲久说: 跟我回家吧,让我保护你和孩子。
你就这么想要孩子?英佑问。
李仲久其实想回答,我是想要我们的孩子,话到嘴边又突然觉得说不出口。
“那好,我生下这个孩子,然后你就放我走,以后再无瓜葛。成交吗?”
英佑以为李仲久只是看中了他的优秀基因,想要借腹生子。
李仲久看着英佑脸上决绝坚定的表情,心想真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这倒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好啊,成交!”李仲久嘴上说着,其实心里打着算盘,他决定在英佑怀孕这段时间里和他好好培养感情,让英佑留在自己身边。
至于清河派,李仲久提议先由金门集团接管。毕竟是新生派,之前又比较嚣张,得罪了不少帮派。趁老大不在,各路人马虎视眈眈,会容易被趁火打劫。不如和金门集团合并,做些看似合法化的生意。有金门集团这棵大树罩着,也比较安全。

英佑带着李仲久回到帮里,向大家宣布了这个决定。李仲久也补充说明了一些帮派合并的好处,对于两方都是双赢的事情。各分舵的管事权衡利弊,都同意支持老大的意见。
于是在不到一个月间,金门集团不费一兵一卒,完成了对清河派的和平兼并。
有句话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李仲久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得了夫人又得兵,还得了一个孩子。
英佑不出意料的怀孕了,李仲久把人接回了自己家。
然而同居的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李仲久和英佑的相处模式,简直就是严厉的父亲和正处在叛逆期的儿子。
所谓同居也只是住在同一栋房子里,英佑要求一间单独的卧室,作为他隐退江湖被软禁在这的补偿条件之一。
英佑基本上不会主动和李仲久说话,甚至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都是李仲久没话找话说,无非是吃饱了吗?冷不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英佑也只是很敷衍的以“嗯,没有”等最简单的音节和词汇来回答他。大部分时间,英佑只愿意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
李仲久担心这样下去会把人憋坏了,想给英佑找点事情做,但想了一下自己居然不知道英佑有什么喜好。
李仲久找到了东赫,打听英佑以前的情况。
然而他高估了东赫对英佑的了解程度。东赫只说认识英佑的时候,他就没有了父母,也没有家。以前都是居无定所,后来英佑当上了帮派老大,也只是租了个房子。英佑不喜欢应酬,平常有时候自己在家做些简单的饭菜,煮个面什么的。家里养了很多花草。对了,没事的时候,英佑喜欢看电影。
养花,看电影,英佑的爱好怎么看都像是文艺青年啊,和黑道老大一点沾不上边。
做这些对李仲久来说太简单不过。他派人在别墅里改造了一间花房,把英佑以前住所里养的花全都搬了过来。
金门集团也有娱乐产业,李仲久给电影公司经理打了个电话,第二天就送来几百张原版影碟,从几十前的国外经典影片到近期韩国热映的新片都有,摆了满满一个影碟架放在专门为英佑打造的放映室。
英佑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开心一闪而过的。不过想凭这些就动摇英佑,李仲久未免太天真。
英佑因为怀孕的关系,胃口并不是很好,每顿饭都吃得很少。也不知道他到底爱吃什么,李仲久只能尽量在一起用餐的时候仔细观察哪道菜或者哪种食材更合英佑胃口,默默记下来,再吩咐给管家让后厨变着花样做。
英佑每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餐,就去花房捣鼓自己的花花草草,能消磨一个上午的时光。在英佑的精心培育下,整个花房充满勃勃生机。
下午管家有时会陪着英佑去院子里散步。管家以前也是跟着李仲久闯荡江湖的,后来因为负伤,左手落下残疾,就留在府邸做了管事人。
散步的时候,管家为了给英佑解闷,就给他讲李仲久的发家史,从他怎么从一个不起眼的小混混,做到了金门集团的四把手,又是怎样坐上了会长的交椅。英佑从来不和管家搭话,只是慢慢地走静静地听。早期的李仲久,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经历,都是从街头混混挣扎着爬上来的。听着李仲久的过往,英佑觉得他身上也是有值得欣赏的一面。
然而快三个月过去,英佑对李仲久还是那幅冰山美男子的态度。自己的Omega近在咫尺确不能碰,还得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李仲久当了三个月的活鳏夫之后也濒临崩溃。
连家仆们私下都说大佬对英佑太用心太温柔,就算是块南极寒冰也会被融化吧。李仲久第一次体会到了挫败,甚至考虑过是不是真的应该放英佑走。
不过随着李仲久的贴心照料,英佑的胃口好了很多,脸上也比之前圆润了些,李仲久心里总算有了点小小的成就感。
这天英佑午睡后起来挑了部电影看,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在房子里四处溜达。路过李仲久的书房,门没锁,英佑想不如看看书打发时间,就推开门进去了。
书房不算大,书架上的书也不多,李仲久当然不是什么文化人。书桌上有一个摊开的笔记本,英佑就扫了一眼,好像有看到自己的名字,本来已经移开的目光又被拉了回来。
李仲久的日记里写满了“英佑”,英佑今天还是不理我。。。英佑只有看到他养的花草才会微微露出笑容。。。英佑今天午餐对牛舌比较感兴趣,可以让厨房多做点。。。
还有一条是前两天的,句子前面还做了重点标记: 下午回家英佑在看电影,我进门说我回来了的时候他都不回头看我一眼,目不转睛盯着电影里一个长着狐狸眼睛的漂亮男演员看。经查该演员是集团娱乐公司旗下刚出道不久的艺人,名叫吴承勋。已经安排公司将其雪藏,取消今后所有通告行程。。。
这都是些什么呀?!英佑有点哭笑不得,长得像狐狸的漂亮男演员,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好吗?自己当时明明就是故意不想搭理李仲久所以找个对象转移注意力而已,其实那电影后来演的什么他也都没有看进去。
再往前翻,从英佑入住的第一天开始,李仲久每天都详细记录英佑的饮食起居,哪个菜品英佑多吃了点,哪道菜英佑好像不太喜欢,以后让厨房再不要做了。包括向东赫打听到的那些信息。看着看着,英佑不知不觉湿了眼睛。已经很久了吧,再没有过这种被人关爱着的感觉,自从母亲走了以后。。。
回过神来,英佑把笔记本翻回原来那一页,伪造出没被动过的样子,又低头看了几眼,咕哝出一句: 字写得真丑,尤其把我的名字写得那么难看,哼!
李仲久回来准备叫英佑出来吃晚饭,一进房间就看到英佑在整理衣服,床头整整齐齐码了一堆,床边放着一口打开的行李箱。以为英佑准备离开,李仲久顿时露出悲凉的神色,他把房门关上,艰难地开口。
“我知道你最终是要走的,是我从一开始就不对,所以我也不奢望能留住你。但是我请求你能不能再等一等,把孩子生下来再离开。作为你的Alpha,我有责任在这段时间里照顾你保护你。如果孩子出生以后你还是要走,我会给你足够下半辈子好好生活的钱,你想去哪,想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千万别做黑道了,太危险。英佑啊,答应我好不好?”
“想得还真周到啊。你怎么不干脆把我以后老了要进哪家养老院都提前预定好?” 英佑没好气地问。
李仲久明显楞了一下,“呃,这个,如果你需要的话,明天我就让人去安排。”
眼前这个人哪里还有大佬不可一世的样子,就像一只犯错后挨了主人骂的大型犬,一脸的委屈巴巴。
英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给了李仲久一个大白眼。“还不是拜你所赐,我长胖了!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这不,收拾出来准备让管家拿去处理掉。”
李仲久的两只眯缝眼顿时有了光彩,冲上去紧紧抱住英佑,生怕他下一秒就会跑掉一样。“不走就好,不走就好。衣服不合适了就丢掉,明天带你去买新的,想买多少买多少,把整个商场买下来都行。”
这次英佑没有拒绝,下巴抵在男人的肩头,任由他抱着,轻声一叹说“你大可不必对我这么好。”
李仲久对上英佑的眼睛,“你是我的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说着再次把人揽进怀里。
英佑没有点破他偷看了日记本。虽然他很想替那位倒霉的狐狸眼演员求求情,毕竟是因为自己才断送了别人本应大好的前程。但是一想以李仲久这份醋劲,万一误会他是真的认识那个吴姓演员才故意示好只为求情,那断送的可能就是一条人命了,只好作罢。只能在心里默默念道: 吴承勋兄弟,对不住了。
“好久没抱你了,不是说胖了吗?让我看看哪里胖了?”李仲久开始耍起流氓,英佑在他怀里不满地扭动想要挣脱,由于怀孕而变得丰满的胸部挤压着李仲久,李仲久也感觉到了那两处膨胀,刚腾出一只手捉住一边,就被英佑攥住手推开。
- “不是要吃饭么?”
- “我想吃你!”

可怜的明日之星吴承勋无辜被雪藏,在娱乐圈算是没有出头之日了。热爱表演的他凭着精湛的演技进入到话剧院成为专业话剧演员,排戏时认识了一位朴姓前辈,两人擦出电光火石般的爱情火花,不过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你们以为我会把这段故事写出来吗?懒癌明确表示: 不会!

下章如果有孕期play你们会喜欢吗?

评论(24)

热度(105)